科创板在早上全部漂浮。基金长期看好科技板块的投资机会

发表于 杠杆新闻 分类,标签:

该公司的董事会充满了红色,该公司的股票Wald触及了涨停。今天,第一批上市公司开始实施20%的价格限制。 ArcSoft Technology和Platinum上涨超过6%。

GetPic.aspx?nid=1.688028&imageType=k&token=28dfeb41d35cc81d84b4664d7c23c49f&at=1

科创板信息技术产业特别受青睐

科技委员会的表现令人惊艳,并在没有任何价格限制的情况下完成了第一周的交易。所有投资者对科学和技术投资有更直观的了解。中国基金新闻在业内进行了多方访谈,了解各基金公司对科技板块未来的真实看法。许多基金公司和一些基金投资经理对5G,半导体和其他信息技术行业表示乐观;医药,高端制造,新能源,新材料等行业也受到高度重视。

许多基金公司长期以来一直看好科技板块的投资机会,并认为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,科技板块的投资更具成本效益。

根据富国银行基金的分析,目前的政策受到“稳增长”和“结构调整”的现实制约。全球货币宽松政策是国内货币政策的释放。第三季度可能是A股的宝贵交易窗口。在投资结构中,提高消费水龙头估值的空间逐渐被压缩,出现了优质科技股的配置价值。在短期内,在价格效应的催化下,成长型公司具有较高的性价比。

北京一位中型公募基金副总经理表示,目前的白马股估值较高,科技板的投资机会对投资者非常具有吸引力,科技股的投资前景广阔。

长盛基金表示,从中长期来看,将更加关注符合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相关行业和企业,坚持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,需要关注短期内市场和投资者情绪的变化。

诺德基金认为,科技委员会上市后,投资者的参与度非常高,并且在短时间内吸引了更多的市场资金参与。但是,从长远来看,投资委员会仍将关注上市公司本身的基本面。

就选择标准而言,富国银行基金认为,科技公司所在的许多领域在上市前尚未引起市场关注。上市后,其盈利空间和发展空间引起了竞争对手的关注,竞争压力增大。需要对这类目标进行投资,并进行更深入的研究。

在具体的乐观方向,许多基金公司表示看好5G,半导体和其他信息技术产业,生物医药,高端设备和其他部门也有很好的机会。

Nord Fund表示,它看好5G,半导体,云计算,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产业,航空航天等高端设备产业,以及生物医药行业的创新药品,医疗设备和设备。他们分析说这些行业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充足的市场竞争力。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在中国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产业链,一些公司在全球竞争中具有核心竞争力。在这些行业中,公司将主要投资于公司治理,管理稳定性,技术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优势,因为只有这些公司才能在资本市场的支持下继续发展,并为投资者带来回报。

上述基金公司驻北京副总经理表示,对5G应用和设备更新带来的产业链发展机遇更为乐观。 5G将实现人与物,事物之间的互联互通,并将带动移动互联网之后的新技术革命。它还将产生各种新兴产业机会。 5G产业链是他们不断关注的研究方向和资产配置重点。

对于科技委员会的行业选择,富国银行基金表示,未来它将专注于TMT,制药,高端制造业和其他行业,这些行业在传统经济放缓下表现相对较好。

嘉实基金研究科技集团负责人,嘉实科技创新基金基金经理王桂中表示,从长期投资的角度看,他对创新药,新能源等7项科技线索持乐观态度。半导体,平台,云计算,人工智能和5G。

万佳基金专注的行业包括计算机,电子,医药和新能源。从基础出发,我们将关注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行业生命周期和行业发展空间;从交易层面来看,我们将关注股票价格和成本绩效的估值,以及整体市场的系统性风险。

中融基金主要对芯片行业,云计算,人工智能,新能源,生物医药,新材料等领域感兴趣。由于科创董事会允许无利可图的研发型制药公司上市,制药公司的估值已从PEG的估值(市盈率相对于利润增长率)转向PEG叠加研发管道的贴现估值,这更多有利于研发型制药企业的融资和发展。 (中国基金新闻)

南方基金毛伟:科技板块企业基本都是成长型股票

科技创新投资的重点在于对未来趋势的判断。毛伟认为,子行业和筛选行业的发展方向具有较高的繁荣,较大的研发投入和高技术领先是未来的科技产业和科技板块。该基金主要投资的主要领域。毛伟表示,他对以下行业持乐观态度:计算机包括人工智能,大数据,云计算,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;军工业重点是军事新材料,军民融合,高科研院所资产产业化;许多机械和下游经济的子板相关,因此南方基金选择半导体设备,显示技术和下游相对较高的清洁能源;新能源主要看好动力电池和光伏发电;汽车工业更传统,毛泽东看好新能源汽车和智能驾驶这两个子行业;通信侧重于5G,量子通信和其他与计算机相关的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,重点是5G;医学专注于创新药物,医疗设备和医疗保健。

毛伟认为,科技板块企业基本都是成长型股票,在估值方面,他们通常会关注自己未来的盈利增长率,再加上业绩的确定性和行业上涨空间的上限。如果渗透率仅为10%-20%,增长非常快,公司非常好,估值应该更高,估值基本上是未来现金流量的折扣。为此,南方基金会成立了一个科研团队,八位研究人员专注于电子,通信,计算,媒体,医药和高端设备六大领域。行业研究人员被分配到相关公司,进行深入研究,跟踪行业,并与投资银行密切沟通。团队领导还将提供有关市场游戏,氛围和中奖率的指导。目前的结果还不错。

从公司整体来看,相当多的公司正在逐步实现对上游核心组件的独立控制,特别是在行业相对成熟,工业化和规模化的领域,国内企业正在投入高昂的研发和成本。在优势的支持下,进口替代逐渐实现。这些领域包括半导体,新能源电池材料和设备。毛伟强调,公司与主板公司的最大区别在于重大的研发。现在披露的100多家科技董事会公司平均拥有11%的研发收入,而A股董事会的总体收入仅为4%。该公司在该公司的研发投资中位数较高,约为14%。总体而言,该公司的研发驱动型公司大多数都是。特别是第一批科技板块公司经过精心挑选。过去的收入增长率和利润增长率略高于A股主板企业的平均水平。公司是否具有持续竞争力主要取决于研发投入。轻资产公司的最大资产是人才。如果你不投资,培养,尝试和开发新事物,未来的增长肯定会很弱。

毛伟指出,首批科技板企业做得不错,未来跟踪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研发投入能否继续保持较高水平。第二是研发方向和技术迭代是否会产生偏差。三是关键技术人员是否会丢失,核心技术是否会被竞争对手收购,导致行业地位下降。第四是下游客户的周期性。第五,知识产权是否存在争议风险,是否完全自治和可控制。第六,目前该问题的估值能否与未来增长相匹配。多角度预防和控制风险是毛泽东对科技投资的态度。 (中国网财)

(云水昌河)